39岁的马克宏「少年得志」,已与甘迺迪(43岁就任美国总统)、季斯卡(48岁就任法国总统)、伦齐(39岁就任义大利总理)、特鲁道(43岁就任加拿大总理)…等改革派的年轻领袖比肩,一举升入了政坛的万神殿。

2017年的法国总统大选,终于落幕。极右派勒庞(Marine Le Pen)的总统梦,再一次梦醒;素人新政的马克宏(Emmanuel Macron),风光胜选。

Outgoing French Economy Minister Emmanuel Macron attends a news conference after his resignation, at Bercy Finance Ministry in Paris, France, August 30, 2016. REUTERS/Gonzalo Fuentes

为什么马克宏能击败传统两大政党以及承袭父亲政治志业的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
马克-奥利维尔·帕迪说:「法国现在普遍有一种悲观情绪,可以说是过度悲观。然后马克宏带来一种乐观的、正面的讯息。」

「他很年轻、充满活力,他不是解释他会为法国做什么,而是对人民解释他们能得到什么机会,他是唯一传达这种讯息的候选人。」

和马克宏传达的正面讯息恰恰相反──他的对手勒庞传达出反移民、反欧盟、反体制的负面讯息。
法国大选后,外媒分析认为,马克宏胜选有部分原因是因为运气好。

但是只凭幸运并不能让马克宏胜选成为法国总统。
他选择投身欧洲大陆其他地方兴起的政治运动──例如西班牙新兴左派政党我们可以」(Podemos)、义大利「五星运动」。他看到法国并没有如西班牙、义大利等能够造成传统政治版图改变的政治势力。所以在2016年4月,他成立名为「前进!」(En Marche!)的政党,四个月后他辞去奥朗德政府中的职位。
《费加洛报》指出,马克宏本人虽然年轻有为,但他那代表「温和改革派」的号召力,最多也只能影响「四分之一的选民」。

中间倾左的主流大报《世界报》则认为,尽管马克宏的胜选,创下了最年轻党选人与非主流政党总统的新纪录,但横亘在新政权眼前的,包括国会大选,后续的总理、内阁任命,也都考验着总统与国会之间的默契。

相较于《费加洛报》、《世界报》的「审慎悲观」,另一份左倾的报纸《解放报》则直白地多。解放报》认为,勒庞在败选宣言上,那一席「重组民族阵线、摆脱历史包袱」的发言,乍听之下虽然合理,却掩盖不住民族阵线「内乱进行式」的事实。在勒庞的「温柔路线」连续倒在次回合选战之后,民族阵线究竟是要朝着勒庞路线改革到底?还是要在欧盟、欧元议题中,重拾核心极端派的强硬路线? 《解放报》也毫不手软地,朝着民族阵线的裂痕伤口撒盐。

Emmanuel Macron, head of the political movement En Marche !, or Onwards !, and candidate for the 2017 French presidential election, arrives on stage with his wife Brigitte Trogneux to deliver a speech at the Parc des Expositions hall in Paris after early results in the first round of 2017 French presidential election, France, April 23, 2017. REUTERS/Philippe Wojazer

马克宏的政治性格看似矛盾。但正面形象良好。这位「政治新星」曾是左派总统奥朗德的门生,在他们的政府中担任经济部长。他投身政治草根运动前是投资银行家,也是提出激进主张的中间主义者。但他拒绝被称为「奥朗德第二」,他创造出新的形像让对现状绝望的法国人感到耳目一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马克宏由现任法国总统奥朗德(Francois Hollande)一手提拔,在奥朗德政府中曾出任经济部长。 2016年他辞去职务,发起「前进党」政治运动,独立组织总统竞选活动。
法国大选之前,马克宏从来没有当过议员,也未没有参与过竞选政治。他也是首位同时不被法国两大政党社会党和共和党,甚至国民阵线支持的热门总统候选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马克宏当选法国总统、面对五项挑战
马克宏上任后面临着无数难题与挑战。

● 弥合法国严重分裂

马克宏是亲欧盟的中间派及前银行家,他将接掌的法国处于严重分裂状态。在这次总统大选的第一轮选举,有近半的人选民支持批评欧盟、全球化及菁英的极端候选人。
「两个法国」是地缘性的分歧,一个是较富裕及对改革抱持开放的都市区,另一个则是集中于北部的工业衰退地带及贫穷的乡下地区,后者在这次大选多投给马克宏的极右翼对手玛琳.雷朋(Marine Le Pen)。
CAP智库政治分析专家侯泽斯(Stephane Rozes)说:「马克宏-雷朋式的分歧,是全国的、存在的认同分歧,不是以往的左右对抗。这种分歧会延续到国会选举吗?我倾向如此认为。」

● 达成「国会多数」的不可能任务

赢得总统大选后,马克宏相信法国民众仍会在6月的国会选举让他再赢一次。但传统的中间偏右派,则希望在国会选举反弹,逼马克宏在国会里与他们组执政联盟。
中间偏右派的总统候选人费雍(Francois Fillon)这次在首轮就出局。而因候选人梅兰雄(Jean-Luc Melenchon)首轮得票亮眼获鼓舞的极左派,也跃跃欲试盼在国会选举继续展现实力。

● 劳工法案战场山雨欲来

法国的失业率高达10%。马克宏希望在2022年之前,借就业法案自由化、删减企业税率及松绑法国每周35小时工时的限制,将失业率降至7%。
靠就任后前几个月的行政命令,马克宏誓言要强力改革法国僵化的劳工法案,但这套绕过国会的速成药方,在法国极度活跃的各工会可能走上街头下,将让他任期一开始就出现火花,如同去年社会党总理瓦尔斯(Manuel Valls)也是采行政命令而激起工会示威。

● 恐怖主义威胁

自2015年1月以来,法国已有超过230人死于圣战士恐攻,许多是由伊斯兰国(IS)所发动。曾提供马克宏建言的帕洛梅洛(Jean-Paul_Palomeros)将军预期,法国在中东与非洲的军事承诺应会持续,不会改变;马克宏也曾表示,希望强化欧盟的外部边界,他也呼吁为欧洲国际边界管理署(Frontex)大幅增加资源。

● 欧盟改革知易行难

在英国脱欧与移民危机后,马克宏将为法德联盟重新注入活力视为重振欧盟的关键。马克宏计画在就任初期访问欧洲各国,负责订出一套「赋予欧元区真正预算,以及为欧洲创造环境、产业及移民管理的5年路线图。」
独立智库「开放欧洲」(Open Europe)的分析师史卡佩塔(Vincenzo Scarpetta)警告,马克宏可能力有未逮。史卡佩塔说:「改革欧盟在纸上谈兵看起来美好,但马克宏的想法太莽撞:他想有专属欧元区的预算及部长,这种涉及改变条约的事真的务实吗?」
(本文编译综整自外电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