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有没有发生过疫苗丑闻?看看别的国家又是如何处理的…

269
一家大型疫苗公司在生产狂犬病疫苗过程中造假;更让人揪心的是:这家公司生产的一批百白破(百日咳、白喉、破伤风)疫苗不达标,25万支问题疫苗已经销出并打入了25万儿童的身体。事件发酵后引起了各方的讨论。事实上,各个国家都曾经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爆发过疫苗丑闻。

他们当然有错,但是更令人值得反思的是政府公众对于丑闻发生后采取的行动。我们可以来看看其他国家的例子。

美国迄今为止最严重的疫苗安全事故发生在1955年春天,当时加州伯克利的卡特实验室(Cutter Laboratories)制造脊髓灰质炎疫苗的时候,因在用福尔马林灭活相应病毒时不够彻底,导致疫苗中出现活体病毒,而在安全测试中该问题未被发现。

当时大量生产的疫苗(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5岁的美国小姑娘安妮·戈茨丹克突然剧烈呕吐起来。她左腿犹如刀割,甚至没办法靠自己的力量坐起来.这一年春天,全美有12万名儿童接种了卡特实验室的脊髓灰质疫苗。安妮就是其中一个。在安妮的身体里,疫苗的病毒未被按计划灭活。它们潜藏在本应催生免疫系统产生抗体的抗原物质里,游走,爆发。安妮的右腿永久瘫痪了。在以后的人生中,她只能依靠拐杖和轮椅生存,还需要不断移除因为瘫痪而坏死的组织。最终,在接种疫苗的12万名儿童中,4万人染病,113人终生瘫痪,56人患上了麻痹型脊髓灰质炎,5名儿童最终死亡

这是一次巨大的前所未有的丑闻事件。美国立即就做出反应,这件事的结果是:

国医疗界的人事地震,时任卡特实验室微生物研究所所长被开除!美国卫生部秘书长Hobby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主任Sebrell引咎辞职。是的,虽然人无完人,任何人都不可能不犯错误,但是不管有什么样的理由,犯了错误,就要承担起相应的责任,即便是直接断送自己的职业生涯。

时任美国卫生部秘书长Hobby

受害人方面:

事故发生两年后,安妮坐上了原告席,宽松的红色毛衣遮掩着她残疾的身体。这便是此后极大影响疫苗管理流程的戈茨丹克诉卡特实验室一案。

最终,安妮一家获得了14.73万美元的巨额赔款,按购买力计算,大概相当于现在的132.57万美元。

仅仅是一个受害人,赔偿的金额便达到700万人民币。而此次对于长春长生的罚款竟是区区334万!

美国政府做了什么?

美国的政府部门对于公共医疗安全制度引起了相当高的重视。

除了美国国会颁布法案外,政府有关部门也出台了多项监管规范,而这些法规跨越的时间长达数十年。

《国家儿童疫苗伤害法案》规定成立了疫苗不良反应监测系统(VAERS)、全国疫苗项目办公室(NVPO),并要求接种点向接种者提供“疫苗信息陈述书”(VIS)。这些制度或机构的设立,加上之前疫苗注册、生产、流通的相关法律法规,奠定了美国疫苗安全管理体系的基本框架。

在该框架下,NVPO专门负责协调与卫生和公共服务部(HHS)之间相关的免疫卫生活动,HHS下属机构有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以及卫生资源和服务管理局(HRSA)。

在疫苗生产方面,FDA设置了三道实验室门槛和二道认证:

  首先,用计算机预测和模拟疫苗会对免疫系统造成的影响。

  然后,进行动物实验。

  成功后,FDA才能批准疫苗的人体临床实验。

因此一项疫苗要获得许可得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可能需要10年或更长的时间。

不仅在疫苗出产的过程中,有了更加严格的监控。在受害者保护赔偿方面也采取了行动。成立了美国疫苗伤害赔偿项目。美国国家疫苗伤害赔偿项目(NVICP)赔偿由于接种疫苗而引起的伤害的个人,这种赔偿是基于“无过错”原则的。所谓无过错意思是说提出索赔的人无需证明自己的伤害是由于医疗机构或疫苗生产商的过失所引起的。也就是说,无论医疗机构的疫苗有没有问题,只要产生了伤害都可以进行索赔!这样的措施很好地保护了那些天生不适合打疫苗的人群!

NVICP覆盖所有针对儿童的常规推荐疫苗,赔偿方案根据疫苗伤害表,该表总结了疫苗引起的不良反应。

而这种项目并不是每个国家都有的。在全世界,只有19个国家设立了这种类别的项目,使得因为疫苗受到伤害的人们能够得到应有的赔偿。

再以澳洲为例,最惨烈的医疗事故发生在1928年。12个孩子因为疫苗失去了生命。

最阔祸首是从美国传来的白喉疫苗。在那个年代,白喉是一种特别烈性的传染病,感染之后婴儿和儿童死亡率极高。为了降低白喉的威胁,布里斯班政府决定在当地推行美国的白喉疫苗,而这18个孩子就是第一批接种者

结果是其中的12位小孩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然而,这件事的结果是什么?

澳洲成立澳洲药品管理局Therapeutic Goods Administration。并且成为世界上药品食品监管最严格的国家之一,被公认为全世界药品管理最严格、市场准入难度最高的国家之一。药品如果是本土生产,需要经过严苛的审核手续,确保不在任何一环出现失误,进口药物更需要接受多次测评,确认无误之后才会被投入使用。

1、全程监控、十年测试

澳洲疫苗的开发测试生产,每一环都是严格监控,除了政府,还有第三方机构监管,每一步都量化记录,每一个疫苗各个成分的测试,包括保存剂,添加剂和疫苗佐剂。

距离1928年的疫苗事故已经过去了整整90年,如今,澳洲一个疫苗要测试长达10年才能投入使用。获得批准前准备的材料就得有几千页。

而一旦上市,也需要持续检测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

2、注册

在澳洲,所有投入使用的疫苗首先要注册在澳洲药物管理局(TGA),必须确保疫苗是有效的,且生产过程十分严格。一旦查出假冒伪劣药品,对公众健康构成严重威胁,TGA将与州和地方政府合作,密切监控供应链,杜绝这些假药进入市场,及时销毁假药,对犯罪分子依据“医疗用品法(1989)”进行刑事和民事的处罚,包括可能长达7年的监禁以及巨额罚款。

3、联网汇报不良反应

澳洲拥有国家的电子监控系统,这一系统会把疫苗供应者,疫苗购买者,医生,疫苗测试参与者,接种疫苗 (AEFI)之后的各项事项或活动等全部反馈至TGA及卫生部门。这样,一但疫苗出现问题,相关的供应商、疫苗的流向、使用了疫苗的医生都能一查就明。民众随时可以报告,一切报告对公众开放,非常透明。

4、个人疫苗记录

澳洲有详细的疫苗使用指南,这从每次打疫苗之前医疗人员详细给你介绍的一堆资料和需要填写的详细表格可见一斑,而孩子打完疫苗后,无论是在澳洲境内还是境外打的疫苗,都需要让医生记录到Childhood Immunisation Register系统中,孩子入学需要查询疫苗记录也都是完整有效的。最近澳洲政府还实施了不打疫苗,不能入学的政策。

即使是这样,疫苗患者仍然存在,但至少一些组织的帮忙能够使受害者得到一定程度的社会帮助。

并且各方的群众也都正在推进“无过错”疫苗伤害赔偿项目。

再说说荷兰,小编在网络上搜索荷兰疫苗接种事故的字样,几乎没有搜索到有关信息或者新闻。

仅有的新闻还是发生在2013-2014年,麻疹暴发的问题。而根据调查的结论指出,“绝大多数报告的病例未接种疫苗(94%),主要是出于宗教原因(84%)。”在这项关于荷兰和疫苗接种的研究中,有人指出 受宗教原因影响,大部分未接种疫苗且受疫情影响。 另一方面, 荷兰在这项关于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信心的调查中排名相当不错,并且也是回应疫苗接种符合宗教信仰的欧洲国家之一。

在政府官方网站上,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荷兰的“疫苗接种项目”,针对十二种疫病(白喉、百日咳、破伤风、脊髓灰质炎、B型流感嗜血杆菌、乙肝、肺炎球菌、耳下腺炎、麻疹、风疹、C群脑膜炎球菌、人乳头瘤病毒(HPV)),而且全部免费,非强制性。

针对儿童而言,荷兰的大多数父母(超过95%)都有给孩子接种疫苗。 第一轮在0至4岁之间进行;当儿童达到9岁时,将会重复两次接种:DTP(白喉,破伤风和脊髓灰质炎)和MMR(麻疹,腮腺炎和风疹;)。 在她们年满13岁的时候,政府还为女孩提供免费疫苗接种以保护她们免受子宫颈癌的侵袭。

而且,在该网站上赫然标出的全部都是疫苗接种时间表、接种疫苗证丢失的补救办法、为何需要注射疫苗、以及注射疫苗免费的告示…

“国家支付一切费用。” 这句话的力量非常巨大,我想也是保障了荷兰疫苗不出问题的关键一步。就像《我不是药神》中说的,“最治愈不了的病,是穷病。” 在荷兰必须使用国家提供的疫苗,在指定的地方才可以进行疫苗接种。背后没有利益的驱使,也就不存在有利可图、“谋财害命”了。

最后反观,中国,关于疫苗质量安全问题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而且如此恶劣的事件发生以后,采取的措施竟是区区344万元的罚款?

这也是为什么说,

“大部分家长现在的标准动作应该是先翻孩子的疫苗本,再翻香港澳门的疫苗攻略,最后翻移民广告。”

为什么从16年事件被爆出来之后,那些聪明人就已经不选择在国内打疫苗了。

因为我们已经不相信了。

贪婪,无休无止的贪婪。

没有一个国家发生疫苗丑闻是因为对于金钱的贪婪。

人如蝼蚁,命如草芥。

文章参考: 网络、

https://www.government.nl/topics/vaccinations/vaccination-of-children;

https://dutchreview.com/news/dutch/dutch-and-vaccination-vaccines-in-the-netherla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