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政府屈服了,KLM将租借着陆点以解决俄政府禁空威胁

1806
图片来自istock

目前来看,荷兰政府已经屈服于俄罗斯政府的威胁。 荷兰基础设施和公共建设部正在设法避免俄罗斯对荷兰关闭领空。 然而很显然这个部门开了一个相当危险的先例。也许在未来其他国家也会采取相同的策略在欧洲各大机场获得同样的空间。
荷兰机场协调部门主管和史基普的航班协调员 Caroline Ditvoorst 对NRC记者说, 航班时刻(起飞和着陆时间)是按照欧洲法律分配给航空公司的。
本周早些时候,俄罗斯政府宣布,他们将干涉俄罗斯航空AirBridgeCargo在史基普的着陆点分配。因为此前AirBridgeCargo(ABC)不当使用之前分配的着陆点,所以从上周末开始一直到三月底的冬季飞行期,ABC在史基普的着陆点被减少了。 所以ABC被迫从每周飞行23个航班减少到13个航班,剩余航班被迫从比利时的列日省出发。
上周六俄罗斯政府方面提出了最后通告:“如果ABC没有在史基普获得更多的着陆点,荷航将被禁止通过荷兰领空飞往中国,日本或韩国。 这意味着KLM的航班飞往亚洲将会消耗更多的时间,以及更高的成本。

目前荷航面对这种情况可能的解决方法是:荷航将租借着陆点给ABC已解决冲突。 乘务航班将于货运航班的着陆点互相通用。至于俄方提出的新建设部分着陆点,荷航则表示坚决的拒绝。
Ditvoorst 表示: “如果俄罗斯就这样轻易的得到了着陆点,这种事情将在未来更经常的发生。欧洲各机场都会有其他各方尝试用这种方法获得好处的风险。 俄罗斯将着陆点的位置和航空领空权联系起来,这是非常不争取的。 而我们的政府部门接受这种情况,这是不正常的。 ”

基础设施和公共工程部部长范纽文赫兹没有对俄罗斯的威胁指控进行回应,但他表示KLM荷航正在谈判达成商业协议,来解决俄罗斯关闭领空问题。 于此同时,该部还在制定一个“结构性的解决方案“给予运输商更多空间。”

知识点:史基普着陆点是如何分配的?
冬季和夏季航空着陆点分配(起飞和着陆时间)的问题 该着陆点分配会交给对立的交通协调员,这些着陆店将按照“中立,非歧视和透明的”欧洲法规则。
这些着陆点的分配是按照公司使用次数决定的,一个公司如果这个季度,使用次数超过80%则有权保留其100%着陆点,如果少于则会减少使用着陆点的机会。 飞行协调员是由荷兰公司和机场资助。

本文改译自Nu.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