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年大小节庆不断的鹿特丹,可以称得上是一个节庆之都,。鹿特丹已多年被选为年度节庆之都,被IFEA评为“世界节庆和活动城市”。很明显地,鹿特丹确实配得上这个称号。
世界级的港都鹿特丹和别的荷兰城市最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具有多座十分前卫建筑的现代市容,如外观前卫新潮的鹿特丹市立图书馆及立体屋,以及非常有包容力的文化内涵。她还有一个让别的城市望尘莫及的地方,那就是她全年大小节庆不断,访客更是以数十万人来作计算。如元月份的鹿特丹国际影展吸引了四十多万名访客,鹿特丹马拉松更引爆数十万人的热情,三天的北海爵士音乐节(North Sea Jazz Festival)来了七万多位观众,八月的嘉年华会更在一天内吸引百万访客。
近期接到鹿特丹市政厅发的新闻稿主题是:「鹿特丹未来将与将北海爵士音乐节继续合作。」这封新闻稿也点出了鹿特丹节庆之都的主题。
作为一个住在鹿特丹近郊的记者,我和鹿特丹市政厅以及许多文化机构的互动十分密切。市政厅经常会发新闻稿通知我市长和所有副市长的活动,也常寄来各种邀请函。而对于参与市内的大小文化活动,只要是我能力与时间所能及,我也一定前去参与。最常参与的文化活动不外乎是以下几个:
如元月份脍炙人口的世界级“鹿特丹国际影展”(IFFR),四月份的“鹿特丹马拉松赛”,五月份的“歌剧节”(Operadagen),
“诗人节”(Dunya Festival)。七月份的北海爵士音乐节 (North Sea Jazz Festival),八月份的夏日嘉年华会(ZomerCanaval)以及九月初的港口节(Havendagen).
其他月份还有许多大大小小不同的节庆。
鹿特丹这些节庆从何而来?
是谁在背后支持及运作?
是那个机构默默帮助它成长?
在一个机缘下,独家专访到鹿特丹节庆主席约翰默尔曼 (Johan Moerman),才知道原来鹿特丹大多数的节庆都是受到这个机构赞助支持以及在此孕育成长的。

独一无二的鹿特丹节庆(Unique Rotterdam Festivals)
鹿特丹如何能有此能力策画及包容如此多访客的大型节庆?
秘密在于她拥有一个全荷兰独一无二的机构:“鹿特丹节庆”机构(Rotterdam Festivals)。
访问鹿特丹节庆主席约翰默尔的念头由来已久,却总因彼此都过于忙碌而失之交臂。此次为了专访,再度和鹿特丹节庆联系安排专访约翰默尔曼曼,这个策画已久的专访才终于完成。
抵达鹿特丹节庆机构办公室是在上午,年近花甲的鹿特丹节庆主席约翰默尔曼已在办公室等我。这个已有二十多年的机构是个非营利机构,成立只有一个唯一宗旨:那便是辅导及赞助在鹿特丹举行的节庆。约翰是第一届主席,一任便是二十几年,可以称得上是”鹿特丹节庆”之父,今日鹿特丹的许多大型节庆当初都是在他细心培育下茁壮成长的。
约翰在担任鹿特丹节庆主席一职之前,是在商界打滚,专业是财务控管。
“您为何会退出商场选择担任这个职务呢?”
约翰默尔曼说:「鹿特丹节庆这个非营利机构,是在一九九四年成立的。因我个人非常喜欢艺术及文化,也喜欢参加节庆。所以从商界转任此职对我来说是轻而易举的。」

Rotterdam Festivals积极推广有意义的节庆活动
「鹿特丹节庆此机构如何有效运作?她成立的目的在哪里?」
「我们这个机构可以说是小而美,又因为可以直接和鹿特丹市政委员会一起当面开会讨论,很多事都可以快速决定,所以办事效率很高。我们成立的主要目的便是为了协助在鹿特丹举办的大小节庆,都能成功完美地举办。」约翰默尔曼补充道:「办理节庆活动最需要的便是财务赞助,在这方面,鹿特丹节庆单位不仅会针对有意义的大型活动给予部份补助,更会协助主办单位在活动宣传推广上,以及寻求其它管道的财政支持补助作建议及给予相当的协助。」
「何谓有意义的节庆活动?可以给予具体的定义吗?」
「我们喜欢的活动是可以受到市民肯定、欢迎、愿意参与,并可以成为鹿特丹代表性的活动。鹿特丹许多大型活动都非常有特色。有些活动刚开始时只是小规模,但在我们的支持辅导下,已经成为一个成熟且成功的大型活动,如丹雅诗人节(Dunya Festival)及鹿特丹夏日嘉年华会(Zomer Canaval)。有些活动原本就很成功,后来转移到鹿特丹举办,在我们的宣广下更上一层楼,如北海爵士音乐节(North Sea Jazz Festival)。鹿特丹国际影展(IFFR)也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大型活动。」

鹿特丹七月要成为爵士乐之都及嘉年华会之都
约翰接着回溯到二次大战后满目沧夷的鹿特丹,那时市内的建筑十之八九全毁或半毁,市容惨不忍睹。市民的文化生活及休闲生活也贫脊不堪。二战后全市只剩下一家博物馆以及一家剧院。在多年市政府有心的经营下,以及鹿特丹节庆单位有计画的辅导下,今日鹿特丹市民可算是全荷兰最有福气的市民了,各项艺文活动不但精彩丰富,而且大型节庆不断。鹿特丹市政府有更大的雄心,要让鹿特丹未来更发展为一个无与伦比的节庆之都。
约翰说:「我们十分欢迎各界提供好点子给鹿特丹节庆单位,任何有益的活动我们都会考虑予以协助。」
由商界转任成节庆之父的约翰对节庆及文化活动有一种异于常人的热情,便是这种热忱才能点石成金,将多元丰富的人文色彩注入市民生活中吧。
在鹿特丹举行的北海爵士音乐节(North Sea Jazz Festival),吸引了七万多位观众,2017年更有无数位重量级歌手及乐手与会,共同引爆鹿特丹节庆热情。
谈及七月的北海爵士音乐节及嘉年华会,约翰说:「北海爵士音乐节(North Sea Jazz_Festival)及夏日嘉年华会(Zomer Canaval) 在鹿特丹非常成功,我们也不遗余力协助宣广,每年我们都推出全城撩绕爵士乐(Jazz Around Town),要让鹿特丹在七月成为爵士乐之都,七月底的夏日嘉年华会更是热闹非常,且让我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