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在荷兰竟然真实上演?药品前后提价6次,一针高达九万欧…

50

作为世界三大医药企业之一的瑞士诺华制药公司宣布将荷兰开发的罕见的抗癌药物价格提高6倍

说起抗癌药…

说起诺华制药…

那么我们不得不提一下去年超火爆的

电影《我不是药神》。

电影中呈现的治疗慢粒性白血病的“神药”格列宁就是由瑞士诺华制药生产。

而现在由荷兰Erasmus MC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发的抗癌药lutetium-octreotaat,于2011年正式上市,并出售给法国一家相对较小的医药公司AAA,而后该公司在2018年被诺华接管。

自2017年开始lutetium-octreotaat因为他的特殊性享有政府对这种药物的特权,因为这对治疗罕见疾病有重大疗效,所以很多药剂师会极力推荐它。

诺华制药拥有在欧盟内销售该药的独家销售权为期十年,在美国为七年。因为它的垄断性,荷兰医学杂志提到,诺华公司已经对lutetium-octreotaat先后提价六次,且价格都是成倍的增加。

之前在Erasmus MC出售的药品价格为16,000欧一个疗程含四次注射,而这也是UMC Utrecht和Antoni van Leeuwenhoek医院为该药物支付的费用。可是现在诺华制药将价格提高到90,000欧元以上

这种特殊的抗癌药再对抗NET肿瘤方面相对有效,NET肿瘤是一种罕见的癌症,2010年世界卫生组织对神经内分泌肿瘤的最新命名规定,以“Neuroendocrineneoplasm(NEN)”泛指所有源自神经内分泌细胞的肿瘤,将其中高分化神经内分泌肿瘤命名为Neuroendocrine tumor(NET,神经内分泌瘤),低分化神经内分泌肿瘤命名为Neuroendocrine carcinoma (NEC,神经内分泌癌)。

神经内分泌细胞遍布全身各处,因此神经内分泌肿瘤可以发生在体内任何部位,但最常见的是胃、肠、胰腺等消化系统神经内分泌肿瘤,约占所有神经内分泌肿瘤的2/3左右。欧美人群的神经内分泌肿瘤的发病率大在2.5~5人/10万人,在过去30年内发病率增加了5倍,相比其他肿瘤,神经内分泌瘤的发病率的增加更加迅速。

2000年以来,Erasmus MC已经通过他们研发的“神药”治疗了超过1500名患者,其中就包括2011年去世的苹果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乔布斯

荷兰的健康保险公司CZ和VGZ指责,诺华因为lutetium-octreotaat的特殊性提高药价。同时,他们还强调,连开发这种药的Erasmus MC现在都要以6倍的价格购药,更是匪夷所思。

荷兰KWF癌症中心表示,抗癌药的价格上涨是“令人无法接受的”。“这对每位患者来说都是坏消息,制药公司需要有人道精神。”KWF发言人说道,“我们完全不理解,是怎么得出这个价格的!”

瑞士诺华公司对提高药价回应称,提高该药的价格是基于对患者的价值,该产品被欧洲各国评为“最有成本效益”的,所以应该可以报销。

但是和制药公司的说法不同,荷兰的保险公司称:“假如荷兰的医院给患者使用lutetium-octreotaat的话,保险公司将不会承担涨价后的报销费用。“截至目前为止,荷兰有125名患者使用了lutetium-octreotaat抗癌药。

和荷兰的情况相同,国内由于依靠进口抗癌药,所以国内抗癌药的价格更是惊天地泣鬼神。

以对靶向药的依赖程度极高的肺癌治疗为例。

“抗击肺癌神药”欧狄沃,单支费用高达2万元,一年的治疗成本约为15万美元,合人民币96万元。

能够显著延长肺癌患者生存期的“特罗凯”,每盒价格约在19800元。

从英国进口的“正版”易瑞沙,每片在国内要卖500多元,一瓶30个药片价格为15000。

如此药价难怪可以吃掉穷一家人,可以让患者绝望到自杀。

此前在国内进口抗癌药品销售价格需要经国家发改委批准同意,医院可在实际购进价的基础上加价10%-15%。药物出厂定价,走到医院药房,中间渠道环节层层加价,最终由患者买单。

2018年10月,中国国家医保局在与国内外药企谈判后,又将17种国内患者最急需的新上市天价抗癌药纳入国家医保目录。让原价15600元的药如今2396元买到。

荷兰与中国的医疗体制不同,可是在医药公司控制下的“神药”面前都只能期待他们高抬贵手。

谁也不希望,救命药=害人药的等式成立。

 

新闻来源 | nu.nl

素材来源 |中国网,牛熊交易室